赶在曾经沧海之前。——by 小梨




我加入了日高党。从此开始了名正言顺热爱婶婶的时光。

每周一三五用来爱将开未开的花朵,栀子的香气从书页蔓延到指尖,无法参透那些盛开不败的甜美眷恋;每周二四六用来爱将至未至的清晨,雾霭的茫然从画面渗透进眼底,辨识不清那些飘零流落的阴郁缱绻。

于是空出星期天来,爱那些倏忽而过的往事,那些短而精巧的篇章。



已经无法用语言彻底地表达出那些汹涌的喜爱了。

婶笔下的手指纤长骨节圆润。婶笔下的凛冽锁骨跌落在衣领外面。婶笔下的身材瘦长比例合理,五官写实俊朗卓绝。婶笔下的分格镜头感强烈到好像在观看一场电影。镜头里面的金玉华美,镜头外面的凡俗微尘。

婶笔下的少年们,黑发,以及浅发色。我打量他们考虑了半天,决定给前者的爱更多一点,却不小心笑出了声泄露了心底的秘密,花朵噼里啪啦开了一朵两朵,被稍微惊吓到的少年们回身投过来眉目清淡的一瞥,我一张没有来得及合拢的笑口就被傻乎乎晒在阳光下。


故事概括起来简单。

青梅竹马的春山和田边,前者人高马大资质算是不错但终是平凡,后者却是个桌球天才俨然一枚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。春山有时候想,把桌球带进他的世界的明明是自己,可是同一个世界里被田边越甩越远已经不能奔向同一条地平线。与此同时田边觉得,自己不能再太粘着春山了,各人有各人的故事要经历他也说不要再烦他。少年时代特有的疏离纠缠在成长的路途上,他们各自踏上不同的舞台,分离,重逢,兜兜转转的情怀。

这样的故事,其实在很多漫画中都在发生。换一张似曾相识的面目,换一场久别重逢的季节,常有擅长运动的少年走过来,肩膀上搭着一条洁白的毛巾,也常有两小无猜的设定,在休息的时候聊着天,喝着水,走过熟悉的回廊,走过画面里的空白,脸上带着一点点红晕的笑意,以及英俊迫人的侧脸。

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,相似却又因人而异。于是在婶笔下,黑发少年田边真,浅发少年春山,他们互相偷偷看。他看他的时候隔着人群,看见他头发和衣领之间露出一小片小麦色的皮肤。他看他的时候隔着空气,看见他手指灵巧地张开握住一柄格外乖巧的球拍。换鞋子的时候在门口看见他跟三五个朋友嬉笑着走过去,仍是背影。去喝水的时候在窗口看见他一个人匆匆地赶着去训练,一脸沉默。

婶选择那些最日常的镜头拿来给我们看,让我们自己破译画面背后的情结。她躲在一支画笔后面安心做着导演,笑而不语。画面黑白分明,但我总觉得这些树一般的少年,最适合走在葱笼的天地间,白衬衣空荡荡地灌满了清新的风,头顶有青色的鸟儿无声飞过。



第一次若有似无的拥抱。他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。那个时候他已经高过他半个头不止,改打排球后体格更像竹子一样拔着节噌噌飞速成长。而他把头稍微侧过去贴着他的右臂,闻到隐约的青草气息。

第一次若有似无的亲吻。他唤他的名字,他说,真。是非常非常久违了的称呼。然后大手抚上来,轻轻扳过他的脸。而他叫出他的昵称,他说,小春。也是非常非常久违了的称呼。然后攀上他的脖子,紧紧搂住瞬间的温情。

花洒的水好像雨,哗哗哗哗下个不停。



书页翻过去就是十年。

春山经常会梦到的场景,护膝下面的皮肤浸透了汗水有些发痒,额头上有一滴硕大的汗珠正沿着鼻梁滑下来,调配全身的力气才能勉强大口大口喘气,然后仰起脸来看见白色转动的球向自己的后方落下去。落下去,然后终场的哨声响起,有人欢呼有人痛哭。总是伴着浓浓的后悔。

痛恨自己总是思前想后顾虑重重,痛恨自己无法不顾一切冲动一些。想动的时候球已经落地。想起的时候,田边已经从面前消失不见。

无从考证他会否曾经梦见田边,哪怕很偶尔地。十年后他成为轮廓硬朗行事干练的男子,西装笔挺心无旁骛,依旧浅色的头发利落里往后梳理,显得倔强。少年往事仿佛烟消云散,倏忽而过就是此去经年。

重逢时双方都有一瞬间的惊讶。已经不记得十年前走散了的路口到底是哪一个,十年前见的最后见的一面到底是哪张脸。以为从此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,重逢的一瞬惊讶过后,彼此又都恢复成冷漠冷淡的模样。但还是会在心里投下暗暗的影,仿若当年唇齿相依的呼吸掠过的睫毛后面深深的斑驳。



小春,你会一直打排球吗?
问这个干吗?
因为,我还没又赢过小春桌球。
诶?
小时候是为了赢过小春才打桌球的。可是你赢了就跑了。
……我只记得,你太过专心桌球忘记我的存在。
那是因为我想赢过你啊。
你早就赢了吧。
……没那回事。

——这一次,我不会再看丢了。

时间疏忽退回到从前。越过边界的排球,被少年拾起来,交到正在奔跑的少年手里。耳边响起排球咚咚撞击地面,以及桌球零零碎碎撒了一地的声音。少年抬起沉静的眼睛,柔软的发丝轻微晃动。

田边帮春山拾起那颗太久没有接起来的球。春山想,自己终于可以不必再做哪些浓浓悔恨的梦了。



其实我在这里抓耳挠腮抒了半天情,也比不上婶随随便便画出来的一条抛物线。有时候画面有文字难以企及的优势,譬如说,无论如何也无法去说清楚少年衣服上的褶皱都有着多么美好的怨念,以及翻飞的衣襟下面若隐若现的肌肤有着多么强大的杀伤力。

这本单行后面的《初恋》《真命天子》《爱侣》也都是不错的小短篇,各有各的看点。也许会觉得长大后变帅了的理发师有点囧,不过跟他出双入对的漂亮少年(?)可是人见人爱的一枝花。也许坏心眼儿的牙医是很多人的噩梦,但看在他长得那么好看的份儿上我也去太计较他的那些调皮捣蛋了,不过憨厚老实忍耐力超强的大叔果然是众人的梦想啊。



歌里唱,后来,终于学会如何去爱,你已远离,消失在人海。

我笑眯眯地看着他的黑头发铺开一小片好似从容的夜色,荡漾的睡莲,翻过一页看见他吸一口烟,缓缓呼出,好似走了很久终于得到休整的骏马,疲惫又满足。

庆幸你们在曾经沧海之前,收获彼此内心的温暖。

留言

No title

喵,还说只是勉强喵!内的勉强真扎人,这容颜评怎生一番风景,风中宽面条ing

No title

拜读梨醤美文~~~

真的啊!一周24567不够分来看,新旧7654321都是心头爱。。噗~每一分钟都是俺家美人的!

春山田边虽然说婶画的时候还都么有出单行的意识,还是杂志社出的theme那样画的,却一样是那么吸引人!就是这样的仿佛身边熟悉的场景和人物,看似平淡无奇,但就是那一瞥见的眼神,一低头的羞怯看得俺欣喜。。哈哈哈
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自我介紹

日高党众

Author:日高党众




LOGO自取
有爱的可自行连接

日高党群号公开撒【73697028】有爱请进=v=
没错啦~群名就是广告社~大家毫不大意的来吧! = =+

其实这个地方的存在……
只为我们,对她的权倾之爱
爱她吗?那么请来这里关注她吧 =V=

更博成员

梅瑟苔丝
清夜
桃之夭夭
HACHI
小梨


虽然日高未曾亲口说过
但是从其作品中的点点风景中可以看出
日高为花控;叔控;西装控;年下控;身世控;拽领带控 ;黑发受控 = =b


声明:本BO所有内容谢绝二次转载
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日历
08 | 2017/09 | 10
- - - - -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類別
搜尋欄
留言板
全民参与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月份存檔
連結

coocafe

└半酱

管理者專用
音乐之声
宁静
邮件栏

名字:
邮件:
标题:
本文:

自由区域
FC2计数器